ゴミ処分

© ゴミ処分 | Powered by LOFTER
 

不是repo

没想到会打这么多字(还没打完),所以干脆在这边也放一份,内含关于DSoD的大量剧透,和没有营养的吐槽,慎戳,慎戳,慎戳。



==============================================


就算是已经忘得差不多的流水账总觉得还是要来写点什么记录一下,不然总有件事悬着安定不下来,所以,这就是一篇在回国两个多星期之后的模糊记忆里面努力再划拉点什么出来的徒劳挣扎与不知所云。我现在对自己的记忆与接下来的理智维持的可能性非常不确信,还有中文语法也是,如果您仍然决定要继续读下去,那么还是那句,閲覧する場合は自己責任でお願いします。

请不要把下面的任何内容当做分析剧场版的依据,特别是在您尚未亲自看过的情况下。(鞠躬



挑还记得住的和可能扯过和可能还没扯过的部分随便扯扯。没有什么关于设定或者角色的有价值的思考,读作:通篇废话。

(大概是城之内中心和表城cp脑全程运作,回头一看怎么这么多字)


开篇3分钟之前已经放出了嘛,关于世界观构成什么的我也给不出更有建设性的意见也就不在这里暴露自己的无知了。嗯爷爷的戏份就是全程酱油役,比超融合的酱油多了,他说游戏啊以前杏子不是经常和你一起上学的吗最近怎么不来了,其实想说这群人上次正经上学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您居然还记得(会不会未删减的原剧本也有爷爷和游戏围绕决斗之仪之后生活的一些对话或者沟通之类的,毕竟以爷爷的身份和立场来说可能对冥界等等有着更深一点的认识?有点想看这样的祖孙互动)。所以在发现游戏好像长高了和杏子的关系也更亲近了之后,看到骑着送报专用自行车一边还喊着要迟到了的城之内的,特写,的时候,真的,那种激动的心情,那种这个人还是这样,还是没变啊,的感觉,简直——(虽说首映那场基本全程都是这个状态,包括前面放广告的时候ry)大概送报纸这么个打工也让他在童实野町的相当一片地域里和各种人混了个脸熟。(但是的但是这种在早上慌慌张张地往学校赶的场景,哪里校园剧的女主角啊到底)本次剧场版,仅就事实来说(当然因为时长因素和重点不能跑偏),完全没有城之内在各种打工攒钱(买决斗盘)之外的关于他的家庭生活的描述,但是开篇校园部分的色调一直都是阳光明快的,没看过原作的人肯定不知道他还有个酗酒家暴的老爹,或是在哥哥的毕业典礼也没露面的妹妹(可能本来也,不需要露面),就是想说,官方留出的空白,其实也意味着更多的脑补空间。嗯之后本田跑跑跑,自行车司机城之内邀请本田上车,本田上车,一起冲进即将关闭的校门(因为四月番的关系想起了铲球滑进校门的坂本,不完全不是一回事),真的是非常地,青春。

天台上大家谈人生谈理想。之前JF的台词预测完全被打脸,才不是最后的场景咧。城之内对本田使出的一杀,我还是没看明白那是怎么在对方是盘腿坐下的状态下通过一条腿环到对方腰侧既而伸到对方的左膝盖窝里通过背后式的扼住脖子最后达到两个人都是站起来的姿势的(这个人在说什么)。本田家是开工厂的,感觉能和他的枪械派倾向和修决斗盘的技术进一步互为佐证。城之内说了一句,那不是支持着日本的非常了不起的工作吗(1s想起了半泽直树,别理我就对了),我还什么都没有决定下来呢。所以说这个人虽然有向着职业决斗者努力的意向或者取得町内优胜这样的目标吧,觉得高中阶段的城之内,其实根本没有对未来非常明确细致的规划,嘛,那也不像他能做出来的事()。然后这个时候,有一卡非常不打牌风的游戏的表情,面对着城本那边的一杀,游戏的脸是(^^b)这样的,哇我当时一种非常微妙的这个年代了还有人用这样的方式表现角色的无语的错位感。但是话说,如果因为ギリギリ遅刻被没收决斗盘还可以理解,游戏的卡组也被没收了是怎样,你们课间打牌被发现了还是老师终于领悟到要让这些学生来上课那就是确保他们远离卡组?(说笑了)接下来杏子这句,「遊戯、あなたの夢、みんなに聞かせてあげたら?」不知道是不是想多了但是语气上真的很像,我已经知道你的梦想了(就好像游戏也一直记得去跳舞是杏子小时候的梦想一样),这次要不要和大家也说一下,那样的语境(所以剧场版的表杏糖真的挺足的)。每天一起上学放学肯定会聊很多啊,而且あげる嘛,杏子是直接把自己划到和游戏在授受关系的同一立场上去了,是不是也可以说关于游戏梦想的这个信息,在当时是她和游戏共有的一个状态。接下来就是JF透出来的两句,德国的游戏优胜,总觉得和JF时候的台本略有不同。

天台上下来之后就是蓝神的出场,不,这个场景吧,你要这么看,友情教一众走进教室在讲台前(非常整齐,间距合理地)排成一排,略带迷茫地话头连着话尾互相确认着这人谁来着,蓝神他明知道是这么回事但还在靠窗的位置一边望望风景一边打开合上书,微风里的侧颜完美略有意味深但仍恬静幽邃的笑容也完美。ね、想像してみようよ。啊不过老师来催上课大家回座位那里,城之内的一个稍微前倾了一点的姿势真的好可爱哦。(这么快就下道了这人

进教室之后城之内首先觉得蓝神哪里不对,城之内发现桥下被百济木军团围堵的蓝神,和町内居民联系最广的城之内最后被扔进了蓝神创造出的切断了和他人联系的空间,虽然没有打牌,但还是分给他了不少重要线索和戏份,也是知足了。说到桥上这段,城之内的那句,無理にあいつの記憶、消す必要はないんじゃないかなあ。更像是因为游戏对于暗游戏话题的欲言又止(?找不出恰当的词),所以你不必在我们面前刻意不去提他相关的事,这样一种带着宽慰(??)的感觉(但是就决斗之仪之后表城之间的沟通方面,官方隐约指出的这条路确实和我脑洞的不太一样,这个有时间再说说)。之后进入决斗之仪回想的僕の心にはいない这个には的薛定谔,以及游戏的这句独白:決して忘れようとしてるわけじゃないけど(反正谁怎么理解也都随意啦,但是是有这句话的。

接下来就是城之内的非常利落的推翻了自行车单手翻下大桥落地的时候脚滑补上了个后空翻既而向后滑行单膝着地的英雄救美的登场pose(bu)。百济木军团走之前擦身而过其中一个啐了一口那里,感觉就像,切,初中的时候还不是在蛭谷手下混的一个小喽啰而已,现在改邪归正装什么正义使者(觉得这样的不良势力之间彼此也都知道一点各自底细的,百济木和城之内之间,至少也是互相认识,可能之前也有类似场面吧。啊,谁知道童实野到底有多大)。还有目送走蓝神之后三个人在夕阳下说了那句,毕业之后也一定不要忘了同伴的记忆啊,的也是城之内(流石友情代言)。

白嫁工厂这里,看一次想说一次的就是,百济木被传送走浑身金光闪闪的时候,因为他还扭了几下,我一直以为他是要爆掉,结果并没有,还是非常温和地刷地一下消失了的方式。虽然的虽然,最后的危机部分场下观众是直接没有了头从脑袋那里开始冒黑(紫)烟,童实野的居民,各种意义上的也非常坚强啊。(关于眼睛发光的小孩子们,完全猜错了!)

AI暗游和社长的一战,总之就是,超级美!!转换成言语大概也只是无意义的叫喊所以就不多说了()暗游戏有一卡抽卡加上一点点镜头移动的特写,台词对应「いくぞ、海馬!」的那个地方我超喜欢(比划比划)。具体打牌流程记不太清了,还想说的就是打完工作人员给社长递水,既然都喝水了为什么不把嘴唇的特写画出来!!()

接下来好像就是游乐场那里了,御伽虽然这次也很酱油,但是有个转盘子的动作还是可圈可点,而且城之内在他老爸手下打工的话,城御的朋友们,脑洞可以搞起了!那个玩偶服啊,比起犬科给我的感觉更像猫科(后来证实这是和希老师家的爱犬),并不重要啦,友情教这边围着桌子聊天吃冷饮,讨论世界各地发生的人员消失事件(报纸上有インド邦人这几个字)和貘良的觉得自己被跟踪了的事件,本田修理城之内的破烂()决斗盘,城之内就穿着玩偶服拿着气球在背景里跑跑跳跳地飘过来飘过去,这时候社长就在屏幕上开新决斗盘的预告发表会了,这对本来就打工攒钱的城之内来说是多大的一个打击啊wwww,之后他就做出了,真的,直说吧我也觉得非常レベル低い的举动。一个是在本田揶揄他的时候反咬一口是你把我的决斗盘搞坏了你赔你赔(赔个新的),再一个就是一边和本田扭打一边一口吃掉了旁边过来半是“劝架”半是吐槽的杏子的冰淇淋。这个事就是,虽然,我也很清楚谁也没恶意而且是必要的搞笑演出(差不多都集中在他身上了吧?DSoD的气氛本来也挺凝重的需要点稀释成分)呐,再说他要是真的变得日常里也正正经经的估计谁也受不了,所以关于城之内的成长,除了卷毛之外应该说是集中在了后面和蓝神对峙那里。还有一点,本田对城之内使出了German Suplex之后,城之内躺在地上的那个仰角,绝对能看到杏子的裙底。(关注点都歪哪儿去了啊)

气球飞掉的那里蓝神出现,因为漫画的下篇结尾也有这样一个场景,所以蓝神和这个意象还是有点关系的吧。

差不多这样就转移到了埃及挖掘现场的社长和蓝神的对峙。这里,社长超利落帅气度爆表的跳飞机着陆,城海这真是,高空下跳二人组()。诶其实在想剧场版之前的蓝神一行的行动,一方面找貘良复仇,一方面阻止想要复活法老的社长,与他们直接接触前应该也有做过研究和情报搜集吧。虽然蓝神他们可能用不着Google或者日本雅虎(喂喂),除了决斗信息登录和住民信息登录挂钩(蓝神吐槽社长是狂った独裁者)之外,还有那句うわさ通りのおとこ,好奇是怎样的传言啦。嗯嗯话说蓝神的几句台词里,除了「やられた。なん~て」之外,社长说要让你后悔找我决斗(PV有这句)之后的嘲蔑式的「後悔?」因为正好接着要打牌了这里的语气配合上bgm也真的好喜好喜,再一个就是后来对城之内说的「走れ、走れ」。(说起来这几句还真都是比较符合PV印象的有点拽有点黑的反派感觉)从此之后雷仁桑的暴力反对三人组(游戏,布鲁诺,IV)里面可以再加进来一个蓝神。也是自从可以直接上级召唤之后,攻击力和决斗者的意志力绑定,也就变成了输出全靠吼了(当然他们谁都是攻击力满格召唤的)。打牌相关的我得承认决斗方面实在是超不擅长TFSP里面和城之内组队也是互相拖后腿(说得你们很熟的样子),所以真是讲不出什么,但是蓝神的那招方界曼陀罗把对面怪兽位都占满这一手真的超赞的(实战效果不考虑)!如果不是社长召神的话,嗯社长的地面抽卡,很多人repo过了就,略()。然后就是非常可爱的,木马骑箱子!就这么被直升机带到空中,和后面的,头槌wwww。

城之内梦到社长那段,社长出现的时候真的,痛切地www感到了官方的贴心!(几乎每场都有男女观众在这个地方发出笑声)也正是这里开始我意识到了这是每家都要发糖的节奏,然后就开始期待起表城的糖来(天真。这个社长感觉真的,活力满满,元气满满,一脸恶人颜随时准备好了ワハハハハハハ,话说剧场版也算是展现了好多谁谁谁的眼中的(滤镜下的)谁谁谁。惊醒之后是游戏作为学生代表的发言,城之内的位置,左边杏子右边貘良前面本田(好一个工口战车装备的中心位(闭嘴),老实说本田在剧场版这拨里绝对不亏,补完了一点家里的设定而且又是修决斗盘又是容易感动的纯情派又是骑摩托的,简直。学校这边的讲话结束走廊里蓝神和友情教搭话,哇这个人一登场,音乐都跟着变得亮闪闪的了,打保龄球那里,城之内也是站在杏子那边的,大家都买的杏子那一方啊,想起了岩城的短篇掰手腕()。游戏和貘良的拍手,我一直也期待着这两个也能有更多互动,因为貘良刚登场的时候游戏就是,非常有兴趣和这个人成为朋友的表情(不正经地说我觉得游戏作为本作主角的最大挂就是攻略技能满点,历时最长难度最大到最后结果也有点模棱两可的就是社长,对比完全相反的城之内,这人是送挂来着),谁还记得貘良刚来的时候是坐城之内旁边的吗,当然高三换座位也是很平常的事(一直成谜的教室座位图)。当时周围的女生都让貘良小心,因为城之内是「学校一の環境汚染物質」,先不说城之内的工口战车履历到底有多长,这种女生们下意识地把貘良当成女孩子来爱护,并且因为他非常可爱所以组成了斯托卡club的种种,这个高中的女孩子们也真的好厉害(与时俱进意味的?由衷赞叹)!而且在巴库拉还在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她们也有跟踪,会不会遇到过灵魂切换而get到了貘良的反差萌?(沉思)

后来在汉堡店,城之内拿出黑嫁的卡组对蓝神说,見てみろよ(这几个音高桥先生演绎得特别可爱!)这是我的魂のカード(哈哈我还一直觉得他的魂卡是scapegoat来着),后几次看到这里的时候,那种说不清是什么混杂着什么的,尴尬,好啦,我知道各种原因没有他打牌这个事,我也知道他一直没忘了黑嫁,你们也不用这样的吧,什么意思,我可是会期待城之内的个人大电影的哦?因为他打牌还有上升空间,如果官方想推一推真红眼卡组,就算搞个什么平行世界的他给老爹留下一笔钱告别了妹妹一个人背包闯荡美国在那边遇到了舞桑或者还有可能继续创业的御伽或者在美国分部待着的社长或者总部就干脆在等等他到底还活没活着啊的贝卡斯先生或者别管在哪儿开的游戏比赛反正就去美国开发游戏或者满世界旅行的表桑或者天知道我就觉得天上院家当时也在美国你把我怎么着吧,的一路从赌场或者什么黑店打工最后闯进了什么都好的总决赛的,展开。嘿反正做梦不用花钱。

挑战游戏之前先过我这关吧。怎样都好,这么看游戏经常和城之内打牌就是了,之前是现在也是,无论是DM开篇的部分(话说当时坐在靠窗位的居然是游戏)还是漫画里城之内在决斗王国时下意识地看向游戏寻求帮助这点(所以说漫画是游戏教他打牌的啊),个人觉得和游戏对战次数最多的还是城之内吧。至于w游戏有没有在心之房间玩牌这个,在观众视角下一直看到的都是暗游戏打牌,下意识地就会觉得暗对表的卡组和策略的熟悉度不如表对暗的熟悉度。决斗之仪中段有一句城之内的「遊戯、見せてやれ、お前の強さを!」,英翻的,SHOW HIM, YUGI. SHOW HIM YOUR STRENGTH!! 也够让人尖叫好久了(心心念念)!

扯太远了。拼积木那里,没人想过AIx社长吗(你以为谁都是老贾啊),虽然是个看起来说明过度稍微有点邀功()意味的AI,不过大家都知道的,AI的说明其实只是怕观众看不懂罢了。

后来的蓝神城之内貘良的自行车三人行(不,只有他一个人推车,反正他一推车旁边肯定跟着两个人,大概是这里的车筐里的决斗盘特写,油性笔写在上面的“新型”“城”←还画了个圈,之前的在桥上应该是被没收了刚拿回来所以戴在了胳膊上以至于看预告的时候以为百济木挑他打牌来着ry),蓝神拿出小方块,城之内的非常飘忽的ほ~~(也是近似于あ的发音),简直和之前蓝神听到城之内说游戏赢过海马之后的へ~すごいなあ~异曲同工。后来这里应该是插了一段塞拉找游戏(送挂),那个如同塞拉带着游戏穿梭在世界真理里面的异空间镜头,游戏的眼睛映出了透明感的浅紫色那里,非常非常漂亮!塞拉的想法,从前面她对蓝神说一定是有同伴存在的和这里的你(游戏)和我们有着相同的波动,怎么看都是她想拉游戏入伙的意思,三人对战蓝神败给游戏之后,塞拉有一句,之后就都看那位(游戏)的决定了。所以这份来自普拉纳的邀请,带了很多希望你拯救我哥哥和希望你能(不要拼上积木召回法老)让我们去往高次的未来,这样的意思,在里边吧。比起羁绊,更多是我们是一致的所以互相认同和接纳而形成的集合体,嘛普拉纳本来的运作方式也就是这样。

天啊这人怎么这么废话多,好吧这个看起来是要有个下篇了。


つづく!


评论